乐彩网首页-援武汉女医生的最后一个班:再见,武汉!

乐彩网首页-援武汉女医生的最后一个班:再见,武汉!

(抗击新冠肺炎)援武汉女医生的最后一个班:再见,武汉!

中新网吉林3月20日电 (苍雁 石洪宇)走在武汉三月的阳光里,程静难得享受着春日午后的时光。值完最后一个班,程静知道,她将要告别这个城市了。

如往常般,程静穿好防护服,戴上护目镜,检查着进入病区前的一切装备。这些操作,她已经做了一个多月。“这是最后一次。”

作为吉林省支援武汉第二批危重症救治医疗队第七分队队长兼支部书记,北华大学附属医院呼吸内科主治医师程静将值守在武汉的最后一班岗。

驰援武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程静在重症病区奋战至今。

“病房里现在还剩下10名患者,情况持续好转,每天都会有患者出院。”程静进入病区后,第一个就去看一位80多岁的老奶奶。

“她是我来武汉接诊的第一位患者。”程静对她自然会“与众不同”。经过47天的中西医综合治疗,老奶奶已经可以出院了。

程静和老奶奶告别。奶奶说:“谢谢你,孩子,我还能再见到你吗?”

21床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已经没有发热、咳嗽、呼吸困难的症状。“我要给他一个惊喜,连续两次核酸阴性,肺CT完全正常,他可以出院了。”

听到可以出院的消息,小伙子激动得想和程静拥抱一下,马上又意识到似乎有些不妥,动作僵在那里。“他问我,可以握手吗?我们可以隔空握一下手。”小伙子说,他很想看看医护人员的脸,想记住这些英雄的模样。

24床的老爷爷已经住院治疗了30多天。“年龄大、合并症多,是他迁延不愈的元凶。现在病情虽然比入院时有所改善,但仍不符合出院标准。”程静说,在他们撤离前,这位患者会被转到其他医院继续接受治疗。

老爷爷情绪有些低落。“他知道我们要撤离武汉了,他问‘我怎么办’?”对此,程静会细心解释。“我告诉他,他会被送到很好的医院,接受更好的治疗,而且我们也会把他的病况以及详细的诊治经过,告诉对方医院医生,不会耽误他的治疗,让他放心。”

程静依然被那句“我怎么办”深深触动。“信任与依赖,焦虑与担忧,挽留与无奈,都在这句话里。”程静走出病房时,心情复杂。

32床“最焦虑”的阿姨也可以出院了。“像做了一个漫长的噩梦,现在噩梦终于醒了,以后我要对自己好点,要珍惜自己的亲人和朋友,过好每一天。”阿姨说,希望我们不要在医院里再见了。

终于可以胜利凯旋。再过两天,中法新城院区所有确诊的新冠肺炎患者都将出院,或转入其他医院治疗。程静和她的战友们也将离开武汉。

“心情一下轻松下来,不那么紧张了。”程静说,她需要整理心情,看看电影,或晒晒太阳。让程静遗憾的是,始终没能好好看看这座城市。

在离开医院的那日午后,程静站在院墙边盛放的樱花下,看到了2020年春天里最美的樱色。“这一切终将在我的记忆里。再见了,武汉!”(完)